吴祖光官方网站
http://wuzuguang.diaosu.cn
吴祖光首页>文章>正文

探索与超越——在艺术中追求永恒

更新时间:2019-11-15 05:49:35 作者:zuguangdiaosu

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探索与超越——在艺术中追求永恒

我1957年生于北京,那时据说是解放以来国内形势最好的时期,鸡蛋五分钱就可买一个。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很平和。在这之后便开始了中国历史上一连串的政治运动,就是在这种背景下,做为建筑工程师的父亲带领全家于59年底迁居天津。异地搬迁的混乱,使大人们忘记了我这六个子女中最小的一个,结果一到天津我便住进了医院,经检查我得了肺炎。据母亲后来回忆说:当时与我一起住院的小孩大部分都死了,在医院后院的空地上矗立着一坐坐小小的坟包,也许就是因为这件事情使我对生与死特别敏感。这种敏感的性格也许是我喜爱艺术的根本原因。小时候给我一张纸、一个铅笔头我便可以自己度过半天时光。真正学画还是在上中学前后,大概是71年左右。当时关于绘画方面的书很少,我不知从哪里弄到了一本哈定著的《怎样画人像》书里讲了关于绘画的最基本法则,我当时如饥似渴的反复研读,整个身心都沉浸在艺术那美好的海洋中了。

中学阶段我是学校美术组的成员,我们画大幅的宣传画、画墙报、板报。74年中学毕业后,整个一个夏天我都闷在家中练素描、速写、色彩写生。终于考取了天津工艺美术学院。入学后的某一天在楼道中我见到了一张似曾相识的面孔,后来才知道那是我在人民画报上曾经看到过的“泥人张”第四代传人张铭老先生到学校来挑选学员了,也许是命运的安排我去报了名,后来我被选中了。记得头一次进入工作室,我见到了许多比当时天津美术学院还要多,还要精彩的西洋著名雕刻作品的石膏像,这在当时是十分难得和珍贵的,使我们着实兴奋了一些日子。

当时的领导打算把我们这批学员用现代和科学的方法进行培训。于是在这以后的一年时间里,我们被送到天津美院绘画系去学习绘画,学习解剖和美术理论等知识。有一次张铭老师还亲自带领我们去医学院参观真的人体标本。人的四肢、躯干被分割开来,去了皮的肌肉被一块一块清晰的剥离开,像酱牛肉一样,这些令我至今仍记忆犹新。三年学员,加上毕业后任创作员,先后在工作室呆了十二年。工作室规定只许继承传统,不许有其他样式的尝试,而格式化的彩塑难以表达自己的想法,于是我就把被褥搬到了单位,白天做份内的事,晚上别人都下班了,便是我真正创作实验的开始。我常用半年时间去做一件作品。先从肌肉骨胳开始,在每块饥肉与骨胳的关系未搞清之前绝不动手。这完后才是衣纹,为观察衣纹的动态,大冬天我用电扇吹自己,这样常常一干就是一个通宵,再往后塑造的技巧虽然基本上掌握了,我却常常陷入一种不知要做什么的窘境,我发现我在造型与内部思想表达上缺乏一个“契合点”。为寻求这个“契合点”当然还有一些原因。年我辞职了,离开了朝夕相处,身在其中十几年的工作室,那一夜我失眠了。然后我下海了,我想这才是真正的体验生活!几年后当我准备结束这种真正的生活体验时,回想起这几年中的经历,种种磨难,白手的起家、形形色色的各色人等、人性与金钱的碰撞,善与恶的较量。生活在远离艺术的境地中,人间万象,使我反过来更加想往艺术的纯真、美好!(有很多东西只存在于艺术中)好在我终于又可以重新进行创作了!当我又回到久违的雕塑台前,几年来的生活经历宛如一场梦,那一切似乎都未曾发生过一样,那一切只存在于我的记忆中,只是一些模糊的影像,于是在那一刻我突然理解了什么叫“人生好梦”,也似乎理解了佛学中关于世象的虚无论,还有道家的反朴归真的真正含意…。其实人类一直被一个根本问题所困扰,艺术与科学都是在为解决这个问题而进行着,人们深陷在现实生活的过程中,而越来越无暇去顾及这些根本问题。生活被本质上毫无意义的事物所充斥,生命在平庸中消逝,人们只要有可能,就应该坐下来,冷静地思考一下。思考一下我们为何而活着?活着的真正意义是什么?生命的价值又是什么?想到这些常令我激动不以,于是我抡起锤子,一件件作品诞生了,创作一发不可收拾。其实我的作品就是要表现对生命与生活的疑问、思考。象科学家探索太空,是追一种超越与拓展,当然追求永生和永恒是我们人类的共同梦想。我想表达这种梦想,表达这种对生活、对事物的看法,尽管我的想法与认识还比较浅薄,但重要的是我这样做了,于是生活便变得有意义,生命在创作中也得以延伸,在广漠的宇宙中精神的存在远比肉体来得久远,让我们共同为追求这种美好与永恒而努力!!

吴祖光
2001年8月10日
于津

评论

发表评论

微信

微博